九州國立博物館舉辦了「波士頓美術館 日本美術的珍寶」,而我特地前往參觀。眾所皆知,波士頓美術館所收藏的日本美術品,在世界上是屈指可數的。

這次的展覽會是首次大規模地從波士頓美術館借出日本美術收藏品,規劃在東京、名古屋、大阪和福岡等四大城市進行展示,我對於「為什麼波士頓會有這些日本的珍寶?」這點感興趣,在我的兩本著作《兩個故宮的離合》和《謎樣名畫‧清明上河圖》裡都探討到了「文化的移動」「又為何文化會移動」等問題,而此行參觀的目的也是出於這樣的好奇心。

在展覽會場上讓我驚嘆不已的一幅作品是「法華堂根本曼荼羅圖法華堂」,描繪著釋迦在靈鷲山講授佛法的光景,奈良時代真正的佛教畫在日本現存的應該只剩幾幅而已。奈良時代剛好在中國是唐朝,而唐朝的繪畫在現代的中國也幾乎很難得能親眼看到真品。光就細細欣賞這幅畫,就足以讓我大飽眼福且心滿意足了。其他,還有一些平安和鎌倉時代非常珍貴的繪畫,只能用豪華來形容。

波士頓美術館的日本美術收藏品是由知名的三位美國人:Edward Sylvester MorseErnest Francisco FenollosaWilliam S. Bigelow促成的,而整理並有體系地歸類收藏的是曾經擔任波士頓美術館的東洋美術部長的岡倉天心。

不管是動物學者的Morse,或是年輕的美術學者Fenollosa,以及醫生兼資產家的Bigelow,他們都是在明治初期來到日本到處購買日本美術品,當時正値日本大力推行明治維新進行極端的西洋化,一方面當時持有那些美術品的傳統勢力的武士家等卻因為廢藩置縣等制度的改革而頓失經濟基礎,就會把手頭的美術品變賣轉換為現金,即使是廉價賣出也好。

他們對於剛開國的日本充滿了好奇心,又加上日本國內剛好面臨時代的轉變,這兩者重疊後,才會在波士頓形成了現今這獨一無二的日本美術收藏品。我覺得這對日本來說是好是壞,並沒有必要去爭論不休。

因為文化本身就會自動往經濟富足或文化程度高的地方移動,當時日本美術流向歐美,這是出自於一種歷史的必然性吧。明治時期的日本有很多浮世繪和佛教化等很多美術品向歐美流出的同時,清朝末期的混亂有很多清朝貴族釋出的大量中國美術也流入了日本。

以這樣的觀點來看國家盛衰和文化移動非常地有趣,就這層意義上來說,波士頓美術館對我來說是非常有價值的展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野島觀察

nojino19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